止辞.

哪敢等到笔墨寒。

就是说...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.......

随便修着(可能修的不太好哈哈哈啊哈哈)

几个官推图中比较心动的两张..就是很明显的那种成年人爱情职场文学

呜呜呜呜真的很吃这种互相试探和安心又郑重的温柔感(?)

捏妈 发个疯得了 再鸡叫邻居得连夜赶来敲门了(草)

我真的会昏过去..好香...😢😢

我捏的雪人,朋友画的小人

谢邀,王总正在追杀我们俩。

【墨魂拉郎】绕林垂(上)

配对:墨魂元稹x墨魂王安石  踩雷快逃!!!

这波是徒手拆cp,哈哈(。)没想到有朝一日成了tag第一人..主要是这两个男人都是我的心头宝,真的太喜欢他们了呜呜,想写点不一样的故事。偏日常。

感情线尽量不那么突兀罢,就是说,毕竟只有经历过同样伤痛的人,才有资格成为彼此的救赎。

锋利深情自我怀疑偏执攻x稳重冷静位高权重固执受

“他们如若有情爱,必然不会惊动大海”

尽量不ooc...

题目取自稹哥的“别后相思最多处,千株万片绕林垂。”从宰执组飞行棋团建那里就有点想嗑了,阿官一句话把我锤进坑底。

没文笔,轻点骂

所以他俩cp名叫啥(?)


废话有点多..冲了。



——

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见,黑夜却如白昼发亮。黑暗和光明,在你看都是一样。”

——




元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意义,只是当他回过神时就已经站在那人轩舍前了。

不算亮的月色,还在破土的苔藓苗,叮当作响的铜风铃,以及半遮半掩的竹纱窗。环境非常安静,甚至可以用寂静形容。正如苏子笔下积水空明的庭院,是人间流水,亦是流金。

他抬手敲敲轩门。

“谁?”几乎同时,便从里面传来一声模糊的询问。元稹悬在半空的手顿了顿,“是我,元微之。”他说。

门很快打开,王安石颇为意外看着来人。他方归斋不久,对斋中事物都不算熟悉,而与眼前这位素来备受争议的才子更是鲜少交集,一时猜不出来意。

“什么事。”

“方便进屋吗?”元稹避开问题不答,只是笑了笑。





屋内摆设古朴大气,书柜,蒲团,四角桌,每样都恰如其分安定在自己的位置上。脚旁鎏金香炉正氤氲袅袅,没猜错的话大概是小苍兰,清秀遒劲,让人想起汴梁的细雪。木雕屏风将床铺与外间隔绝,若仔细看,还能隐约瞧见里边成堆成堆的书卷。

室如其人。

王安石本想让元稹寻个地方坐,自己去斟茶,怎料刚转身一两步,就被身后人叫住。

“不必,不必倒茶。本就是我深夜叨扰,不用麻烦。”青年声音温柔,同月色淌过人心。目光如何随意散漫,也掩不住眸底几分,刻在骨子里的锋利。

“不喜欢?”  “还行”

王安石挑了挑眉,还是走向那边茶台,没有开口,只是倒茶。

夜气携着凉意直直往屋里灌,外边竹叶片正被风吹得沙沙作响,不大的屋子此刻全被月晖和清风霸占。额前碎发避无可避掀起些许,元稹顺手关上了窗。



从他这个角度看,那人披风上的纹样十分明显,腊梅明艳绵长。里面中衣似乎因为匆忙未来得及系紧,露出不少脖颈处的肌肤。不知是光线缘故还是什么,没了一身官袍的大相公,总算没那么咄咄逼人。

“麻烦王相了。”关完窗坐回蒲垫上的人突然出声,胳膊半撑下巴。

王安石正拿着两杯青瓷走回来,闻言摇头示意无妨,将茶置于矮桌上随之入座,片刻后沉声说

“某早已不是宰相。”

“我知道”面前人取过茶,垂眸笑笑“我也是。”





元稹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到底和这位前朝宰执谈些什么,哪怕现在人坐对面了也没想好。这点倒完全承了诗家的性子,做事只凭性情,不问结果。家国大事,诗词歌赋,都不是他想说的。

他们像两个伤痕累累的旅者,明白彼此都在沙漠中迷失过方向。骤然相遇会心存戒备,却也为对方保留退让。

所谓衡门之下,可以栖迟。

“我能看看这个吗。”元稹率先打破沉默,指着脚边的精装版《宋史》,硬生生将疑问句说成陈述句。

王安石明显愣了一下,不动声色往嘴里送口冬茗。

“可以。”


Tbc


终于!!终于码完了。应该没错别字吧。

先试试水,找找两人的相处模式,希望没有太ooc。我好喜欢他们..!

不如叫他们 稹荆(?)

一稹荆棘(?)草,已经开始不对了

救命...


【玉凌】初阳

配对:玉凌 不适者左上角快逃

大概是速码脑洞,聪明人之间的暧昧我可太喜欢了,是小段子

双向暗恋之类的

乱写 ooc

感谢您的阅读(鞠躬

——

“你我又何须,抵死说短论长”

——

未曾见过宣京的日出。

所谓春城无处不飞花,京都的柳絮飘起来,纷纷扬扬都比别处好看几筹。他们今日要瞧的日光,便这样顺着天边的几处裂缝,于满城飞絮中而来。

玉泽也不知自己在欣赏日出,还是在欣赏身边这位看日出的人。

这人标志性的白发正被光束笼罩,额前碎发带了些金闪闪。一袭绛紫色官袍沉稳内敛,正如面上长年无甚变化的表情,不显山露水。

到底是宦海之人。

正想的出神,手上动作便不受使唤。玉泽从青衫薄袖中伸出手,指尖无意识攀上身旁人垂于腰侧的皓腕,等到被冰凉的触感拉回神,却已经对上了那人眼眸。

美人摄魂,古人诚不欺我。

“嗯?”凌晏如偏头。

昨夜想了一宿,他也没明白今日之约是什么意思。最近朝中虽暗处波涛汹涌,明里却是难得清闲。就连之前要收集的人脉也都查无遗策清清楚楚。

凌晏如真的想不出,这人在搞什么名堂。

措不及防被人抓了手腕,正要出口询问的话也就卡在喉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

骨节棱角分明,带着特有的温热。

却忽然无言相对。

当你细细打量一个人的时候,会有什么感觉?

其实也并非未曾如此近过,只是现下气氛,实在太过诡异。

凌晏如抬了抬眼睫,分明看见面前人神色晦涩不明背后,那藏的拙劣的温柔。

-

“可奈梦随春漏短,不到江南。”

-

是玉泽先放开了手,随着一句丝毫不带歉意的“抱歉”紧跟着,又悄悄勾了勾的嘴角。

凌晏如将一切收于眼底。只是当朝首辅手段高明,演技自然也高明,哪怕心里再兵荒马乱,面上也无半点波澜。应和了声“无碍。”便是偏回头再也不正眼对上身旁人。


晨光熹微,有些东西不知不觉已然翻天覆地。

后来两人谁也没再开口,谁也不惊扰谁,就像生怕惊动的一场曛日,和这曛日中,甘心溺死于此的人。



“他把宣京的烟火藏入眸中,用沉默与世间环环相扣”

看到大家都在晒女鹅,那我就把自家儿子拉出来溜溜吧

存个档

虽然但是 太喜欢首辅了...斯哈🤤

第一次画画 用大苏试个水🤤

【墨魂苏王】分手

隔了好久我又滚回苏王了(

虽然标题看起来很吓人但其实是糖嗷,大概是分手未遂(?闭嘴)

有借梗

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

阅读愉快(鞠躬)

——

小畜生已经两个星期没回轩舍了,王安石如是想到。

深秋夜间露重,布靴不可避免沾上些枯草落枝,前些日子屋里专门放鞋具的凉席上,便是枯枝的天地。一开始布靴主人还会每日亥时踏着满身风霜匆匆回来,遇见了点头拾掇,没遇见熄灯睡觉。有时忍不住问他去向,那人也只摆个笑脸草草搪塞过去,几天下来对话字数甚至比不上一首小令。

现下竟到了这种地步。

王安石一直没往其他方面想,或者说不愿,没必要,就这般自欺欺人。

奈何现实总喜欢做些不尽人意的事,把没意义的撕破给你看,把有意义的毁灭给你看。要怪只能怪兰台所处并非中心地段,周边只有一家商厦。

花店清香悠扬,隔着玻璃橱窗,能瞧见两人相依偎的身影,所谓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也不过如此。苏轼伸手向旁边人递了束木芙蓉,瓣瓣娇艳欲滴。

美中不足是佳人模样被木栅栏遮得严严实实,就像谁的恋情,从来见不得半点光影。

隔着空旷连廊静静驻足,店外太阳打在臂肘火辣辣疼,店内太阳洒在肩膀镀层金光。

王安石只是低头推了推眼镜。

忘记怎样狼狈逃离,怎样走回本该两人的轩舍,从未发觉屋里有这般清冷,清冷的让人几度垂泪。王安石坐在榻边思索片刻,脑海中画面却作对般挥之不去,无意识摩挲着右手无名指,那里本该有一枚不显山露水的戒指。

是他贪心,妄图把太阳占为己有。

墨痕斋卯本一页页向后翻去,稀疏平常的日子还在向前,只是有什么东西在角落中无声改变。

王安石在第十四次瞧见苏轼堪比躲疫神的速度从自己眼前溜走后,便下定决心。

都说墨魂会承袭诗家做鲜明的个性,譬如前朝宰执做事,从来不会犹豫。王安石当晚便将自己的个人物品一一打包理好,趁喘口气的时间从口袋摸索出手机,只剩最后一步。

摁亮屏幕,主界面还是不知何时拍的合照,照片里苏轼笑容明媚,右手不安分揽着自己好似宣示主权,可笑。

拨通屏幕里始终居于顶端的电话号码,措不及防一阵秋风顺着未关的竹窗吹了进来,空气中都掺许凉意。

“滴..滴..嘟..喂?Jeff?”

说实话,他一直不太习惯这个名字,好在以后不必听了。

“嗯,你现在在哪。”嘴边话语呼之欲出,到头又转几个弯。不必心急。

“呃..”闻言电话那头似乎陷入纠结,嘈杂背景音中,依稀可辨有人在叫"子瞻"这个名字,是个女声。

都没了声响。

王安石突然就明白了,身为墨魂是不被允许向世人自报家门,这小畜生向来惜命,万不会干这种荒唐事。只是思来想去也没料到是斋中熟人,也罢,新花与故吾,已矣两可忘,到头来陷进去的只有自己。

“不方便那我长话短说,”王安石轻呼气,万千思绪压抑其间,二字简短有力“分手。”

“..哈?”

“听不懂吗,分手,挂了。”没必要给彼此留太多余地,苏轼是个聪明人。接下来只需要把眼角的湿润逼回去,然后随便找个地方下榻一晚,毕竟明日四点太阳照常会升起,元丞相也照常会出现在卯本旁边。

“什么?”那边苏轼完全呆滞,好半天找不回自己的声音“不是,等下等下先别挂断!总有个原因吧?”

王安石皱眉,这人脸皮当真是厚比萧墙,顾及二人日后还需一同共事,斟酌片刻,扔了句轻飘飘的“性格不合”

苏轼几乎要被气笑“都处了一千年了你现在跟我讲性格不合..”

“就这样。”

“等一下!”年轻的气息徒然变得慌乱,生怕下一秒就真只剩机械的嘟嘟声“我虽然不知道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分手,但是,王介甫,你得给我说话的机会。”

电话那头风声阵阵,是在奔跑么。

突然就想起几百年前自己出国留学"师夷长技以制夷"电话那头的青年总会嬉皮笑脸东拉西扯几句,什么天气如何,有没有想我,昨日又发生什么事云云,然后在友人隐忍怒意下匆匆忙忙赶去学堂,也是这般仓促。

苏轼这人,为了太多东西奔波过,有朝一日竟真会为了自己赶来。

你还有什么不满足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听筒里风声早已停歇,阵阵蛙鸣与自己这遥相呼应,那人开口

“你若真想离开,我留不住你。书册什么不必还我,就当我无端私心留个念想”分明是压抑的言语,王安石却听出了些自嘲意味。

他只是抿唇,沉默着。

“当真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倒是拂了兰台一片好意。小姑娘前几日还在为我们的新房参谋布置,这样一来现世订的花也要无疾而终。”

?

王安石几欲咬不住的呜咽卡在喉间。

“....?兰台..订花..?”

“嗯?是啊,就斋里经常去的那里,你应当也认得。”

“..刚才”

“啊,刚才也是兰台,这不中秋讨个热闹,她怕你知道了给她加课业,让我瞒着。”

这会轮到王安石好半天找不回自己的声音,无言对峙片刻,不知苏轼从诡异的沉默中悟出了什么,声音顿了顿

“呃..所以..难不成你以为...”

“..闭嘴,小畜生。”王安石堪堪挤出两个字。

乖乖听话向来不是苏大学士的作风,他恨不得抓住这个机会大肆宣扬番才好,那边音量徒然上升一个八度

“原来如此,哈!东坡哥哥我大声宣布你吃醋了!”

不错,他迟早要把这个该死的苏轼叉出去。

那头闹了半天才安分,“喂,介甫”难得带上些正经语气,王安石还未反应过来,便被后头的言语砸了个昏天暗地。

“好吧..可能有点唐突,就,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我和兰台辛辛苦苦布置的婚房看看?”青年语气格外谨慎,就像把自己的心小心翼翼捧至你面前,让你看看这不太大的心房里里外外全都装满了你。

深秋夜间露水已然很重了,薄薄的亮光透过水汽泛起银灰,被风吹开的竹窗“嘎吱”晃动,秋分已过,月色安好。

“王相,速速抬头。”

他说。

END.

救命,紧赶慢赶终于赶完了,后面有亿点仓促凑合看吧,呜呜呜我永远喜欢他们。至于洞房有空在写哈哈啊哈哈。

感谢一直看到这的你(鞠躬)

欢迎指正

工具人兰台:不应当,我只是个屑兰台。

【神荆】小差

很多私设,与正史无关。细节方面和时间线都是瞎编乱造。

所有描写都为了糖,是小段子。

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(安详)


“不过梦里相逢一场,先生何必多言。”

——

“想什么呢。”王安石手执笏板,敲敲身前木桌。

这位官家什么都好,就是太过年轻气盛,怎的,新法才刚落实便不胜其烦了么。

这边在桌前正襟危坐的赵顼被玉笏发出的“咚咚”声吓了一跳,思绪堪堪收回,才发现原是自己走神过头,被先生逮了个正着。

拍拍自己脑袋,结实的痛感从额前直达脚底板,'嘶'了口气确认清醒,摇头。

“没什么,先生继续便好。”

“...”王安石半晌没接话,瞧这人强撑着半死不活,思绪已然九霄云外的模样,无奈

“官家要是身体有恙..”

“先生会同意吗?”

“?”当朝宰执眯了眯眼。

赵顼终于听到如愿以偿的字句,便懒得再装,眼瞳里犹如从瑟瑟秋风吹到三月春光,清澈的能映出谁人眉目。修长且坚毅的手指轻轻攀上年长者垂于腰侧的手,抬头。

“今日是花朝节,先生。”